雁北向

这里雁北向。本命喻文州。主吃cp双叶喻黄。文风诡异,喜欢反转。以上。

一个倒计时的番外

有人想看啵?🙈

【全职高手】国家队众人集体穿越为哪般?11

达成成就——小的吵架大的发糖√

全文大概就是讲的世邀赛众人夺冠后突然回到第二赛季从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占tag歉不妥删

人设虫爹的

ooc我的

下面正文

——————分界线——————

叶修一行人还在叶家吃饭的时候

微草战队这边倒是发生了些事情

小少天已经从喻黄二人那里了解到了魏琛不久后即将退役的事情....虽然喻黄二人死活不肯告诉他原因

但他隐隐约约还是察觉的到的

说实话,他并不愿意魏琛退役...

因此他心情很是烦躁,手中的训练也频频出错

身旁的小文州见状,眼底尽是关切

“少天...?你要不要休息下再训练?我看你...”小文州关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是我谁?我训不训练管你什么事?呵呵,是不是知道自己以后可以出道就沾沾自喜了吊车尾?”小少天没好气的怼回去

“少天你状态不大好”小文州的嘴角微不可闻的僵硬了一下

“我状态好的很,吊车尾你还是安安心心去训练你的吧,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小少天站起身,椅子在地上拉出刺耳的声音

“黄少天你吃弹药了?喻文州他只是想关心你而已”小杰希见状走向前劝架

“行,都护着他。是不是知道了他以后是国家队队长就趁着现在跑去拍马屁啊?鬼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手段爬上去的,说不定比赛的时候全员都得耗血量把他当宝贝供着呢”小少天情绪越激动就愈发的口不择言

小文州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抱歉我...我有点事先走了。”说完就推开门出了战队

而一行人也被这里的动静吸引过来

“你过分了”黄少天的脸色有些不大好

“诶,少天”喻文州拉住黄少天,朝他摇了摇头,示意让小喻黄们自己解决问题

小少天没有说话,快步走上楼关上房间门

“啊——队长队长队长我以前嘴巴咋就这么欠呢!我绝对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啊喂!我的天现在一想我好想抽自己两耳光”黄少天很快调整了情绪,拉着喻文州的袖子摇来摇去

“哎呀好了少天,我知道你的意思”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顺势轻轻拍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

“喂喂喂!队长你这是伺机报复!”黄少天耍赖似得揪了下喻文州的脸

一旁的吃瓜群众们心情很复杂

“这又撒刀又扔糖...好刺激鸭”苏沐橙表面平静,内心已经肝了篇1000+小短文了

“诶,喻文州的手机钱包都没拿走”小方锐环顾一周,发现了小文州遗落的手机和钱包于是出声提醒

“嘶——队长你不会又一个人找地方躲着了吧”黄少天突然想到以前有一次喻文州也是独自一人跑出去,就像受了伤的小兽给自己舔舐伤口一样.....

“你呀。什么黑历史都给我往外抖”喻文州笑着敲了敲黄少天的脑门

“我去跟他谈谈”黄少天指了指小少天紧闭的房门

“嗯”喻文州点点头

“行了行了大家都去训练吧,人小两口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啦”方锐招呼着大家往训练室去

—转视角—

黄少天敲了敲门,门内并没有任何回应

“是我”黄少天等了一会,直接找来钥匙推开了门

“坐吧”小少天看起来不怎么想说话

“你愿意听我讲讲队长的故事么?”黄少天看起来像是询问,但并没有等待小少天的答案,而是自顾自的讲述起来


“文州他一直都很努力。以前我不明白,总是各种找他茬,现在想起来其实还挺好笑的。他老是把笑挂在脸上,做什么事情都不急不缓的,但其实他私底下真的很努力,我曾经在凌晨一两点还看到他在整理笔记,我也见过他因为自己的手速而拖累队员而自责,他没你们想的那么强大,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黄少天顿了顿接着说道

“魏老大退役,说实话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他会退役,甚至他就不声不响的走了,至于什么原因,原谅我现在没法说,但我知道你已经猜到了一点,其实退役这个事情啊谁也不愿意,但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避免就能避免的。怎么说呢?文州刚出道的时候就从方队手上接过索克萨尔同时也接过了队长的责任,不过很遗憾,我们没有拿到冠军。

当时所有人都在骂他,怪他的手速拖累了我们队长他表面看起来不在意,甚至还会安慰我们,但是我知道他有一段时间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最后靠着吃安眠药和褪黑素才能勉强入睡,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承受住那么大的压力的。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咱们蓝雨终于拿到了冠军,理所当然,他也习惯于把所有责任所有错误揽在自己身上。

或许你有句话没说错,在场上的确是我们耗着血量保护索克萨尔,因为他会根据场上的变化不断的安排新的战术,如果没了他,说实话就像是突然少了个主心骨。但是你其他的话也有点过分了,队长他的确可能有不够完善的地方,但是他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好的队长”语毕,黄少天走到窗前拉开窗,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小少天的神色莫辨,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诶,在附近的公园去找找”黄少天回头喊了一句

小少天转身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转视角—

小文州慢慢悠悠的走着,就走到不知名的公园了,看着平静无波的人工湖,心情却是平静不下来

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盯着湖面,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喻文州!”不远处传来了小少天的呼唤

估计是跑来的,小少天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抱歉我...我不该迁怒于你的”小少天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局促

“没事的呀,我知道”小文州笑了笑

“我..”小少天只觉得所有想说的话全部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小少天突然走上前抱住了小文州“我只是,我只是知道了魏老大马上就要退役了我有点没反应过来,我知道这个没办法避免,但是...我不知道,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相处,以后的我说你是个很好的队长,我相信他说的,我知道你很努力,但是我...”小少天语无伦次的试图解释

小文州突然笑开了,眉眼弯弯的,他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小少天的背“嗯,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希望魏队就这样退役,现在既然未来的我们回来了,我相信他们也不愿意这件事情这么早发生,但如果这是队长的决定,那我们也没有任何权利去阻拦。我也知道你那些话都是气话,所以我以后会更努力的。要是哪一天,蓝雨真的交到了我手上,少天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带着蓝雨获得冠军,一定。”

“一定。”小少天笑着拍了一把小文州“走吧,咱们回去”

“好”小文州应了声

少年们迎着阳光,并肩走在路上,他们的路很长。

他们的“路”很长。

—TBC—

横跨两三个圈忍不住下场哔哔一下


演员剥离角色,演员将演绎过的角色从身体上精神上剥离出去


这个梗貌似很久很久以前就出现过了吧?所以又何来原创梗一说?


不能因为自己运用了这个梗的文比其他运用这个梗的文更火一些就理所当然的当作原创了吧?


以上纯属我的瞎98说


请勿对号入座


【周泽楷生贺】亲爱的怪物


梗源歌曲《亲爱的怪物》

迟来的生贺

下面正文

——————分界线——————

今天是轮回战队的粉丝见面会

在粉丝提问环节,有人问各位队员怎样才能得到身边人的认可

每个队员都给了不同的答案,很快话筒递到了周泽楷的手边

“我觉得,不用刻意去得到别人的认可。”他说

—转视角—

周泽楷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他本该按部就班的过完他平凡的一生,但是他优异的样貌注定了他的生活不会平平淡淡

他五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他跟着妈妈生活。慢慢的他把自己关在自己画出来的围墙里。

他逐渐长大,按照着母亲的愿望好好学习。

他话很少,成绩不错,因此成了老师们口中的好学生,自然而然他也慢慢的被孤立的出来

是初中的时候...男孩五官基本上长开了,但他更习惯于将自己掩埋在一片阴影里,他不擅长与人交流,不擅长结交朋友

班上有几个坏孩子总喜欢欺负他,最开始的作业被扔掉到后来书包被扔水里

坏孩子见他不反抗,便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他,他的成绩也越来越不如从前,老师开始渐渐的对他失去了耐心

他就好像是个异类活在人群当中。

“小哑巴,你就是异类你知道吗?活该。你为什么不去死?......”各种恶毒的语言砸在他身上

“我可能撑不住了”这是周泽楷拉着自己母亲的衣袖说出的话

他家人送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帮他准备了转学,医生开的药的确有用,但他不想吃了,因为吃了药似乎对外界都没有了感觉,就好像蒙了一层纱一样...

他尝试着去融入班级,他会给自己戴上虚假的微笑面具,他尝试着说更多的话,他尝试着开朗

他成了班上受欢迎的同学

“这是我想要的吗?”周泽楷问着自己

被同学喜爱被老师夸奖,扪心自问这些东西是他想要的吗?

周泽楷开始迷茫

每天按照写好的规划表来做事情就是他最希望得到的吗?

机缘巧合之下,周泽楷接触到了游戏这个东西

他技术很好。

直到有一天,他母亲发现了他沉迷游戏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学习,你要努力,中考的时候才能考一个好的高中到以后才能读一个大学。泽楷...算妈求你了...妈只是想让你更优秀”

“好。”周泽楷听见自己这样回应

他扔掉了账号卡,关掉了电脑

他是该按部就班的活着

直到有一天,班上有同学的钱被偷了,当天摄像头正好坏了,于是有人动了歪心思,那人指责班上一位成绩很差的同学说是他偷的,越来越多的人见状跟着一起去指责差生,差生百口莫辩

最后差生的同桌看不下去了帮他说话,因为差生的同桌目睹了钱被偷的全程

但是没人相信他,本来的确有人有点犹豫,但是看着身边的人都说是差生偷的,也就跟着说了

周泽楷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人为什么不能做自己,为什么要跟着风向走?就因为指责差生的人很多就不帮他辩解吗?

自己又与那些人有什么不同呢?

“我想试着为自己活一次”

他撕掉了虚假的面具,他把最真实的自己展露出来

有人认为他是做作有人认为他是腼腆。这些又与他何干呢?做自己就好了

他的游戏天赋慢慢的被人察觉到,有人建议他去当职业选手

于是在假期,周泽楷跟母亲提出了这个想法

“啪”周泽楷母亲双目通红的打了他一巴掌

“妈,我想试试”周泽楷也不恼,他认真的看向周母的眼睛

“你为什么就这么倔呢?”周母的眼睛里尽是泪水

那天,他们谈了很久

一年,如果一年过了周泽楷没有出道就回来读书

这是最后的条件

周泽楷去了轮回训练营

恰巧那天是轮回队长来选新人的日子,周泽楷优异的技术很难不被注意到

只能说,他赌赢了。

—转视角—

“周队?周队?那您还有什么想跟大家说的话?”主持人的声音和观众的叫喊声把周泽楷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周泽楷笑了笑,看向四周,缓缓开了口

“我希望,大家能做自己。最真实的自己。”

不用害怕会成为别人眼里的怪物。这句话,周泽楷没有说出来。

—END—

最近完全没灵感

写不出啥好笑的沙雕段子

想写的全是社会阴暗无奈的东西

如果有人想看我就写,要是没人想看我就暂时停更一段时间√

【黑遍全联盟】我,喻文州,是有手速的男人

脑洞源于以前有个小可爱与我争论说喻队手残是官方设定

包括有小部分人也喜欢玩喻队手残梗

但其实喻队只是在职业选手里面手速比较慢

放在普通人里还是可以甩一大堆人der

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先给专业的各位道个歉(我不是专业的内容单纯自个儿瞎逼逼)

全篇吹鱼 人设虫爹的 ooc我的

下面正文

——————分界线——————

众所周知,喻文州的手速特别慢,他也曾多次被称为“手残”,还是官方都盖了章的“手残”

随着联盟越来越商业化的发展,各战队以及个人都拥有了粉丝,而喻文州的“手残”也经常被大家所诟病,并且鱼粉们还没法儿反驳,因为喻文州的确“手残”

直到有一天......

联盟举决定开展粉丝见面会,因为时间的原因,所以只会抽选一位队长来表演节目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诶诶你们有人看联盟官网放出来的上次全明星结束之后你们的抽签结果吗?

君莫笑:哟看了,下周的见面会是文州表演哈?

王不留行:恭喜喻队【大笑.jpg】

索克萨尔:..为什么我从王队的消息里看出了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呢😊

王不留行:咳咳,有么?

百花缭乱:哈哈哈幸好没抽到老韩,话说喻队你准备表演啥啊?

夜雨声烦:对呀对呀队长那你准备表演啥啊?

索克萨尔:嗯..钢琴吧

流云:!!!队长你还会弹钢琴吗?!你怎么从来没说过啊!想听队长弹琴——!

索克萨尔:学了有好几年吧,然后当了职业选手之后就很少碰琴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去年。要是表演的话还得提前练练手速【无奈.jpg】

鸾辂音尘:已经准备好摄像机了!喻队怀挺——!

索克萨尔:诶,谢谢小戴呀

既然职业选手们都已经得知这个消息了,那么各位粉丝也是肯定知道了,因为是在b市举行,所以难免会有些人去酸,在知道喻文州表演节目是钢琴之后更多人开始跟风嘲了

xx论坛

1L 你鱼有资格上台表演么?

2L 为什么没资格?别给你蒸煮招黑OK?

3L emmm我觉得1楼没说错啊,你鱼的手速弹钢琴?有点困难吧

4L exm?我鱼只是手速在职业选手里面比较慢而已,比起普通人还是很快的好么?要黑也得黑点实际的吧

5L ls是在给你鱼强行挽尊么?指路AV20051007(av号是随便戳的咳咳..) 你鱼自己都说自己手残了好么?

...

总之是一片乌烟瘴气的讨论

见面会也很快到来了

开场表演和结尾表演都是喻文州

开场喻文州演奏的是比较舒缓《天空之城》,不得不说灯光打在他身上,他神色认真的弹奏着钢琴,实属一番美景,但是跟着看直播的人还是有人闲得无聊去嘲讽喻文州的手速“也只能弹弹这种慢悠悠的曲子了吧?”

然而打脸来的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结束退场的时候喻文州是演奏的是 肖邦《幻想即兴曲》

刚开始的时候观众以及粉丝们还没觉得什么不对劲

直到过了几秒,琴声越来越快,镜头也很懂的啦了个近景对准喻文州弹琴的双手,只见修长的双手飞速的略过琴键,甚至有时候快到捕捉不到准确位置

几分钟过后,喻文州结束了演奏,演奏时长甚至比原曲还快了12秒

直播弹幕一片安静,现场发出整齐的卧槽

“我以前曾经梦想过当一名荣耀职业选手,因为有喻文州这个先例,现在看看...还是算了吧,我觉得我更适合咸鱼”这是大多数人的心声

而喻文州手速也成功挂上微博热搜,并且顽强的呆了三天热度才慢慢消减下来......

—END—

【黑遍全联盟】戏精联盟欢乐多(中下)



是的你没看错是中下不是下


下一章绝对完结!【摊地】


以及我真的真的不是黑粉


占tag歉不妥删


人设虫爹的


ooc我的


下面正文


——————分界线——————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唐柔努力挤出的愤怒的表情和憋笑的样子混在一起显得格外狰狞,声调夸张的大了起来,“云秀,你得给我个解释!”


楚云秀强装镇定,瞪了一眼还在嘤个不停的方锐,哭着去挽唐柔的手臂:“柔柔,你不要听他乱讲,叶修的确是我和你的亲生儿子啊!”


唐柔甩开楚云秀的胳膊,声音因为憋笑变了调:“哦?那你就陪我去做次亲子鉴定吧!”说完,不顾楚云秀失去形象的大哭,大步走下了台子。


拉幕。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多了好几张表情包,赌五毛钱柔妹子正在狂笑!”


提前下台的魏琛笑到喘不过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魔鬼剧本哈哈哈”张佳乐抬手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第二幕


假装在医院


唐柔拿着纸的手微微颤抖,然后猛的把纸摔在楚云秀身边“白纸黑字在这摆着!你还说叶修是我的孩子?”


“不!爸!我是您的儿子!您不能不要我啊!爸!”叶修跪坐在地上,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哭的梨花带雨,旁边的楚云秀差点笑崩


“噗咳咳,滚!都给我滚”唐柔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笑声,面目狰狞的推开了叶修


“柔柔——求求你,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是没办法才找来叶修的...”楚云秀双手掩面,悲声说道:“当年,你的儿子一出生就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很有可能夭折,我没办法,我太爱你了,我就将他换给了别家夫妻,然后把叶修带来了...”


“...那你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在哪吗?”唐柔尽量的放柔表情问道


“我只知道这个孩子跟修修长得八分像,其他我都不知道了”楚云秀深情的看向叶修


—台下—


“修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修修”候场的方锐疯狂捶地


整个大厅回荡着奇奇怪怪的各种笑声


—台上—


八分像?!叶修心里一片清明,这个人就是自己好兄弟乔一帆的男朋友叶秋吧!


“就是他!他害得我们家变成这样!”叶修心里全是滔天的恨意


叶修隐瞒了真相,私下处处为难,陷害叶秋。叶秋几次问起叶修原因,叶修都只是给他一个带着恨意的眼神,恶狠狠的说道:“谁让你毁了我美好的生活!”


“美好的生~~活~~”暂时休息的方锐在后台捏着嗓子模仿着,声音极其宛转悠扬惟妙惟肖,让人不禁思考自己四十米大刀哪去了。


台上转到了另一个场景,楚云秀这时已经找到了抚养叶秋长大的苏沐橙,知道叶秋还活着后拽着她的袖子哭的梨花带雨,祈求她送叶秋回公司。苏沐橙一听,打断了她:“可我当初和丈夫生的是双胞胎啊。只不过哥哥被拐走了,我和丈夫争吵了许多年,两年前就离婚了,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过的可还好……”说完陷入了忧伤。楚云秀则在惊疑后恍然大悟,浮夸的喊道:“原来是这样!”


于是楚云秀急忙赶回家,可是叶秋的身份也已经暴露了


楚云秀连忙上前解释,可叶秋因为对叶修的迁怒而疯狂给唐柔吹耳旁风,唐柔已经不信任楚云秀的任何措辞了


“啊——!”叶修因为受刺激过度发出喊叫,一把把叶秋推倒,夺门而出


叶秋因为磕到了脑袋,然后疯狂的翻着白眼,内心狠狠的想——“混账哥哥我

都这么拼命帮你演戏了,你要是还不回家我绑也要把你绑回去!”


旁白:叶秋在叶修冲出门后不久也被司机送往医院了结果,两人下落不明,唐柔的心脏病被气发。正在一家人心急火燎乱成一锅粥时,方锐的儿子莫凡悄无声息的将公司推向了深渊……


“什么?!” 楚云秀猛的一拍桌子,叶修叶秋和唐柔的事已经逼得她近乎崩溃,她不敢相信自己收到的消息——方锐的儿子莫凡趁这段时间取代了唐柔,获得了整个集团!一件件零碎的线索此时在楚云秀脑中串联起来,这分明是方锐布下的局!楚云秀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而同时失去挚友与爱人的乔一帆也痛哭不堪,他下定决心要找回失踪的两人。终于,他在一个偏僻的小城找到了两人——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两张同当初完全不同的面孔。叶修和叶秋,不对,现在该叫安文逸和罗辑细细的给他解释了这些年他们出车祸被救探明真相后准备的复仇计划。


终于,不久后,安文逸和罗辑的公司成功赶超了莫凡,报仇雪恨。然后他们雇了杀手——包荣兴一板砖拍死了莫凡,最终的赢家还是叶修和叶秋


后台,叶修活动了一下胳膊:“真是力气活啊!” “怕不是把一年的运动量都用光了。”苏沐橙笑着挤兑他。 看似是关键角色实际没什么戏份的乔一帆唐柔和安文逸,罗辑几个小年轻走在后面有一句没一句聊着。


“该我们了吧!”喻文州笑了笑。


“压力山大啊……”郑轩又说起了他那句口头禅。


“哈哈哈哈哈哈哈朋友们不要慌哈哈哈请开始你们的表演”方锐笑着打趣道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徐景熙生无可恋的翻了个白眼


然后就被小卢开心的拉上场了


—台上—


旁白【被卢瀚文强行拉过来凑数的刘小别同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徐景熙等人开心的跳着舞


这个时候....医生李远发现了异常小声说道:“噢我的上帝!那三个调皮的病人又跑出来了,而且还偷了我们的工作服!”


“简直是对不起圣母玛利亚!可耻!太可耻了!”郑轩生气的拍着椅子


黄少天看见他们几个,大步走了过来:“你们这几个家伙!该休息了,不然明天的治疗效果会不好的!”


“该死。”李远小声嘀咕着,“这黄发混蛋又开始妄想自己是神圣的白衣天使了,他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是名货真价实的病人。”


宋晓摇了摇头,正叹息时看见了黄少天脖子上青紫的痕迹,惊呼一声:“喔我的天!喻文州又给他地狱般的刑罚了吗?要知道,上次的伤痕刚褪下不久……”


宋晓声音不小,黄少天自然听到了。他仿佛意识到什么,表情古怪的拉拉白大褂遮住印子。“看什么看!都回去睡觉去!”他喊道。


“哦这可怜的孩子!他是在害怕吗?上帝会拯救你的!”徐景熙看起来很愤怒的去拉喻文州的袖子,后者却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仿佛在看跳梁小丑。


—台下—


“我想知道黄少脖子上的到底是什么。” 戴妍琦提出了死亡问题,“我觉得像草莓印。”


柳非:“……还真挺像。”


张佳乐:“我靠不会吧,这么刺激的?!”


李轩叹了口气,做出了最后的判断:“蓝雨真的给里给气啊!”


方锐:“这奇奇怪怪的翻译体是个什么情况哦?”


—台上—


“你们该休息了”喻文州突然笑道


“上帝啊!这家伙又开始召唤他的第二人格了!景熙你快让他吃药!”郑轩神经兮兮的拉住徐景熙的袖子大声嚷道


“瀚文,镇定剂。”喻文州拉下脸来,朝着一旁的卢瀚文说道


“妈的,他们想袭击医生!我们快点回办公室!”宋晓骂骂咧咧的拉走了一群人


“咱们向院长上报吧!这群家伙简直就是病了!连神明都救不了他们!”黄少天气愤的摔了桌子


“不!黄少你不能这样!他们也是活生生的生命!你这样会受到上帝的惩罚的!我们...我们要代表上帝去拯救他们!”卢瀚文说着竟小声嘤嘤嘤起来。咳咳其实卢瀚文是实在憋不住笑意了,把脑袋埋在臂间表情扭曲的疯狂哈哈哈


“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快点结束吧!”喻文州叹了口气。


一段日子后。


“啊!” 卢瀚文惊叫一声,徐景熙刚刚突然发疯,划伤了他的脸。喻文州和黄少天听到叫声马上赶来,黄少天一眼就看见了卢瀚文脸上的伤口。“哦我的上帝!您真的要我们爱护这群疯子吗?!”他愤怒地说,“我实在忍不了了,文州,帮我绑住他,这头发疯的野兽!”说完,就朝徐景熙扑去。


“不!你们在干什么!?这群患者真是疯了!” 徐景熙挣扎着,但他没想到这几人有这么大的力气,“天,我不过是误伤了他!连血都没出!”最后徐景熙终于挣脱开来逃走,期间还划伤了喻文州的胳膊。


“该死!这群患者疯了,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徐景熙猛的一拍桌子,大喊道


“这群疯子把门锁了!”郑轩表情狰狞的吼着


“上帝!我收到院长的通知了!院长让我们抹杀掉这三个病人然后出去”李远笑着大喊


旁白【来自差点笑到喘不过气的刘小别同志】:于是四位患者拿着锅碗瓢盆准备找医生们


“院长让我们别管这群家伙,赶快离开!”黄少天惊喜的告诉其他二人院长刚发布的消息


结果三人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四名病人举着锅碗瓢盆冲了过来


“妈的!这群疯子来了!上帝!别把他们放出去了!”黄少天气急败坏的收回钥匙


“大家听我指挥——冲鸭!冲鸭!冲鸭!”徐景熙举起锅铲大喊道


四人冲了上去,三名医生惨死在锅碗瓢盆之下


—台下—


“这是什么魔性的剧情?”方锐一脸震惊的说道


“完了完了我现在满脑子的哦我的上帝”楚云秀生无可恋的说道


“下一个是微草了上场了吧”刚刚下台的喻文州笑的十分和蔼可亲


“....”王杰希is watching you.


微草众人表情十分不自然的走上台


柳非蹦蹦跳跳的来到方士谦和王杰希面前:“爸,妈!我谈恋爱了!”


“哦?是谁?”方士谦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是我们班班草高英杰!”柳非开心的把高英杰的照片拿给方士谦看


“嗯,这孩子长得不错,就是不知道品行怎么样”王杰希赞许的点点头


方士谦仔细端详了一下照片发现这孩子居然长得有点像王杰希,于是心中有了疑问


然后悄悄地开始查高英杰


结果出乎意料,高英杰是王杰希的私生子


方士谦被气到白眼一翻,差点过去


“不行!我不能让他回到这个家!”方士谦娇俏的把脚一跺,哼的一声拿起手机,翘着兰花指打了个电话


转场景


高英杰被周烨柏,肖云,李济三人堵在墙角


“你们!你们要干甚么!”高英杰捂住自己的胸口,神色悲愤


—台下—


“嚯,小高这是豁出去了哈”叶修笑着打趣道


盖才捷突然想到了自家战队的剧情....好像比微草他们还羞耻...天呐....


—台上—


“当然是干你!”李济面无表情的一撩队服,潇洒的朝着身后吹了吹口哨【虽然吹失败了...】然后肖云和周烨柏走上前开始扒高英杰的队服


“不要——啊——”高英杰面色有些尴尬的喊了两句台词


拉幕


紧接着,三人将高英杰被扒衣服的照片大肆传播,疯狂造谣,而高英杰的暗恋对象许斌找他谈话,要求他收敛点。高英杰失落万分忍无可忍退学,找了心理医生袁柏清然后一见钟情


转视角


“方士谦,你是不是在处处针对英杰!”王杰希生气的瞪大了眼睛


“好啊王杰希,你居然为了一个私生子来跟我吵架,你疯了?!”方士谦掀翻了桌子


“喂,把英杰带回来。”王杰希当着方士谦的面打了个电话


方士谦气晕辽


高英杰回来了,刘小别很生气的质问他:“你凭什么?你就是个私生子而已!”


“嘤,我不是”高英杰害羞的低下头嘤了一声,轻轻的推了推刘小别


“啊——”刘小别惨烈的大叫,然后十分敬业的躺尸


柳非目睹了全部受到了刺激,然后把高英杰搞死了,袁柏清又把柳非搞死了之后去自首辽


王杰希一夜白头,方士谦疯了


结尾的结尾,方士谦站在舞台中央高歌《巴啦啦小魔仙》


—台下—


“我的上帝哈哈哈微草是怎么想出这么沙雕的剧情的???”张佳乐拍了拍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魔鬼”李轩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


“队长你先想一想我们的剧情再笑吧”李迅生无可恋的拍了拍李轩的肩膀,李轩的笑声戛然而止


然后虚空的各位在众人同情的眼神下走上台


—TBC—


【黑遍全联盟】听说刘小别是蓝雨安插在微草的奸细?

一个奇葩的脑洞

出现cp刘卢,一句话喻黄

占tag歉 不妥删

人设虫爹的

ooc我的

下面正文

——————分界线——————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休期,喻文州的母亲激动的告诉他说她妹妹要带着孩子来自家玩

喻文州这才想起那个多年未见的表弟,对于那个表弟的印象仅停留在肉嘟嘟的穿着尿不湿啃手指的小家伙,后来喻母妹妹一家就搬到b市了,家长倒是经常聚会,但表弟和自己却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到场,现在甚至连表弟的名字喻文州都记不大清了......

按照喻母的要求,喻文州准备好水果,一脸乖巧的等着自己的小姨一家过来

“叮咚...”没一会儿门铃就响了

“诶!文州文州——去给你小姨开门”喻母系着围裙在厨房忙活,转头朝着喻文州喊道

“好”喻文州应道,随即起身去开门

“啊哟小喻呀,长这么大啦?快快快小别过来叫表哥!”小姨热情的朝着喻文州笑道,然后招呼着自己的孩子过来喊人

“嗯,小姨好..表...?”喻文州问好问了一半,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表弟,硬生生的卡住了即将说出口的话

因为进门的...是微草战队的刘小别...?

喻文州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迅速的调整过来,笑的十分和蔼可亲的揽住表弟的肩膀补上了剩下的半句话“表弟好呀”

刘小别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一度怀疑自己瞎了,朝着喻文州喻了半天啥都没喻出来,最后还是自己老妈一巴掌糊脑门上才反应过来,颤颤巍巍的喊了声“表...表,表哥..哥好...”

“阿呀小喻你别在意哈,我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爱害羞”小姨笑着拍了拍喻文州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小别一眼

“小别来啦?哎!长好大了哦!我还记得你以前就小小的一点点,你表哥他还说想把你抱回家养咧!这一转眼就这么大了...”喻母笑眯眯的从厨房走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喻母觉得自己儿子和妹妹的儿子表情有一些奇怪,可能是看错了吧

“文州啊,我给你介绍一下小别他..”喻母话没说完,喻文州就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说道“妈,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我们是同事”

“对..呃,姨妈,咱们是同事”刘小别应和道

“诶?小别也是打电竞的?”喻母温温和的笑了笑

“是呀!这孩子当初非说要去当什么职业选手,差点被他爸打了个半死!我之前都不好意思告诉你..唉”小姨嗔怪的看了刘小别一眼“不过姐,听说现在电竞被国家承认了哇,这也是个好事!”

“对呀,是咱们迂腐了,孩子有梦想是好事,我们当父母的,也不该拦着他”喻母回答道,然后回头看向喻文州和刘小别“诶,文州你不是和小别是同事吗?那你们去房间聊聊天什么的,我和你小姨说说话”

“嗯好”语毕,喻文州领着刘小别来到卧室

二人四目相对无话可说,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

“So I do...”这时刘小别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尴尬,喻文州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先接电话

然后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怎样,刘小别一个手滑点到了免提

再然后...卢瀚文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小别哥!我过几天要去b市啦!你在不在家呀”

刘小别突然觉得对面的喻文州微笑中泛着黑气,然后刘小别视死如归般的回着话“我现在在g市我姨妈家里”

“哇?那我现在能来找你吗?”卢瀚文的声音明显的兴奋了

“算...可以啊”刘小别本想拒绝,但喻文州朝着他做了做口型,示意卢瀚文可以来玩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然后又是无比尴尬的气氛

“小别啊...”喻文州开口打破了沉默

“在!”刘小别下意识挺直腰杆回答道

“呵呵,现在又不是在战队,我现在就只是你的表哥,没必要这么紧张”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

“诶好”刘小别这才放松了些许

“怪就怪咱们太久没见了,我以前还真没想到你是我表弟”喻文州往后靠了靠

“我也完全没想到喻队你是我表哥...我只听我妈提过我有个姓喻的表哥,当时也没想到是你”刘小别有些尴尬的笑笑

“待会小卢要来吧?那咱们过会一起出去玩玩?”喻文州指了指门口

刘小别赶忙点头,因为两人真的没什么好聊的,聊职业?两人都是荣耀职业选手。聊战队?想一想微草和蓝雨...还是算了吧

于是二人收拾了一下,跟自家家长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转视角—

喻文州家附近的xx谷游乐场

“喻...呃..哥,瀚文他快到了,那我去xx车站接一下他?”刘小别还是有些不适应

“嗯,好的呀,那我在这等你们”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二十分钟后

“小别哥!”卢瀚文一个飞扑抱住了刘小别“咱们去哪玩呀”

“咳咳,小鬼你先下来,我表哥也在,过会我们一起去xx谷玩可以么?”刘小别一手揽住卢瀚文的腰将他放在地上

“可以啊,走吧!”卢瀚文笑了笑

“咦?人呢?”刘小别环视一周没看见喻文州的身影,“瀚文你等等,我先问问我哥在哪”

“嗯嗯好”卢瀚文点点头

于是刘小别点开QQ,本来想着从选手群里边点喻文州的账号然后私聊比较快,结果太阳太大了反光,就戳成了@索克萨尔

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荣耀职业选手群

飞刀剑:@索克萨尔 哥你在哪呢?

索克萨尔:@飞刀剑 我在入口旁边的奶茶店,给你和瀚文点了奶茶,你们快点过来。

夜雨声烦:?啥玩应?

飞刀剑:!完辽,我点错了

王不留行:这是怎么了?

百花缭乱:哇哦~看戏看戏

海无量:加我一个!

索克萨尔:嗯?小别是我的表弟

飞刀剑:嗯...对,喻队是我的表哥

王不留行:【您的王杰希凝视着您.jpg】

夜雨声烦:我的妈鸭这么刺激的吗?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刺激

君莫笑:啧啧啧

冬虫夏草:小鳖你原来是他庙安插过来的奸细!

飞刀剑:【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jpg】

飞刀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差点没把手机摔了

王不留行:我的心情突然有点复杂

索克萨尔:【微笑:).jpg】

夜雨声烦:哈哈哈小卢也在吗??哈哈哈他是不是还不知道队长你是刘小别他哥啊哈哈哈心疼他一秒钟

飞刀剑:...的确不知道,喻队我快到了,你坐哪在?

索克萨尔:A13

飞刀剑:OK

然后刘小别干脆利落的退出了页面,带着卢瀚文走向不归路【?划掉】奶茶店

“这里——”喻文州朝着刘小别招了招手

然后,卢瀚文一个腿软差点跪下

“队队队队长!”紧接着一个九十度鞠躬“队长啊哈哈好巧啊你也在啊哈哈哈呵呵”卢瀚文一脸尴尬

“咳咳,好啦,我是小别的表哥,现在不在战队你也可以跟着叫我哥的”喻文州笑着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发

“啊?”卢瀚文显然没反应过来,愣了良久才硬巴巴的叫了声“哥”

“走吧,今天放松下,瀚文有想玩的吗?”喻文州站起身问道

“都想玩!”卢瀚文眼睛亮晶晶的

......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天过去辽,喻文州的小姨也带着她儿子回家辽,玩尽兴了的卢瀚文也乖乖的被二人送回家辽

但是自从喻文州的母亲和他小姨知道了自家孩子是同事之后就经常让二人互送一些东西——什么刚腌制好的腊肉啊,g市和b市的特产啊,自己做的酱料啊......

以至于那一段时间蓝雨和微草的门卫大叔看二人的眼神十分奇特

对此二人内心十分统一“我们只是兄弟!我们是有对象的人!”

今天也是晴空万里呢

—END—

【刘卢】爱人

我流小甜饼

刘卢已交往设定

梗源微博

咱们的小别也是可以敲温柔der

下面正文

——————分界线——————

卢瀚文最近很烦,特别烦,先是战队的训练——自己老是出错,喻文州还专门找过他让他放宽心不要有太大压力

再就是学校的事,一边上学一边比赛的确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学校安排了下下周的英语演讲比赛,可是演讲稿还没有写完,时间已经不够了

而且学校的出入证还不见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叮咚~”手机的特别关注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卢瀚文拿起手机,是刘小别

—QQ—

最好的小别前辈:小鬼你怎么了?怎么没接电话呢?

流云:啊...没什么,就是特别烦躁...

最好的小别前辈:嗯...是你上次说的演讲么?

流云:嗯..然后我学校的出入证丢了,最近战队的事也好多,就,特别烦躁。我觉得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最好的小别前辈:瀚文,你听我说

最好的小别前辈:生活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就是有各种烦恼才能叫生活

最好的小别前辈:我这几天放假来g市找你,瀚文你再静下心来试着去想想演讲

稿,出入证补办的事情交给我,你别多想

最好的小别前辈:要是没思路,我陪你出去转一转,然后我可以帮你想想构思一下

最好的小别前辈:战队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相信喻队和黄少会处理的很好,他们也肯定知道你的苦衷,你要实在静不下心,可以去请一天假,我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呀

最好的小别前辈:瀚文,你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的,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嗯?

最好的小别前辈:你们是下下周星期六比赛对吧?到时候我给你在最显眼的位置加油!

最好的小别前辈:然后比赛结束之后呢,你就去找喻队问问你平时存在的问题,然后咱们再来慢慢改,这样不就好啦?

最好的小别前辈:好了好了瀚文你开心点啦,我给你叫了外卖送到你们战队门口,记得下去拿呀,我后天就过来陪你,你现在要是累了就喝点牛奶趴着休息会儿,睡一觉起来什么事都好啦

最好的小别前辈:咱们的瀚文是最棒哒

流云:...小别哥,谢谢你!

最好的小别前辈:诶诶?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你都忘了吗?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

流云:嗯!小别哥我爱你!

—转视角—

退出聊天页面,卢瀚文只觉得心中烦闷顿时少了许多,没一会儿,就收到外卖到了的消息,于是披了件外套就下了楼

“小卢谈恋爱啦?你这女朋友挺贴心的哈”门卫大爷把外卖递给卢瀚文调笑道

卢瀚文笑了笑接过外卖转身往回走,正中午的走廊静得吓人,但卢瀚文却莫名的觉得心里平静了下来

回到寝室,把袋子打开后他才注意到外卖单上的备注

【to瀚文

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蛋挞~趁热吃哈,里面还有牛奶,别忘了喝知道啵?你现在别给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完喝完就去睡会儿听到没?】

不知道为什么,卢瀚文觉得眼睛有些发涩......

乖乖的吃完蛋挞喝完牛奶之后,卢瀚文躺到了床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兀的手机铃声将他吵醒

“喂...”刚睡醒的声音还有些黏糊糊的

“才睡醒呀?我到你们战队门口了,小鬼过来接我呀”对面传来刘小别的声音

卢瀚文这才彻底清醒,急急忙忙跑到楼下

果真看见刘小别拉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

“小别前辈!”卢瀚文一个飞扑,搂住了刘小别

“诶诶诶!小鬼你压死我了,快下来”刘小别笑着推搡道

“嗯!小别前辈,你不是说过几天来嘛?怎么这么突然?”卢瀚文有些不解

“这不是咱们瀚文不是遇到难题了嘛?我就改签到最近的一班航班了”刘小别揉了一把卢瀚文软趴趴的头发

“走吧!跟你小别哥去游乐场玩去~诶对,你们今天有训练吗?”刘小别有些热的扇扇风,脱下外套围在腰上

“唔....队长跟黄少出去了,李远哥请了几天假回家了,郑轩哥还有景熙哥在宿舍休息”卢瀚文如实回答道

“行,那走吧”语毕,刘小别拉着卢瀚文走了出去

短短三天假期,刘小别先是带着卢瀚文去游乐场放松心情,然后在酒店开了个房间歇息,夜晚刘小别任由卢瀚文抱着自己入睡,然后再悄悄爬起去整理补办出入证的资料,好不容易申请了补办,刘小别又给卢瀚文的演讲稿仔细修改,几天下来,眼底尽是青黑

卢瀚文是在最后一天起夜时才发现的,顿时心中一股暖流划过

不顾刘小别惊讶的眼神,耍赖般的把他拉到床上,满足的抱住刘小别,嗅着对方身上淡淡的薄荷香进入了梦乡

睡前迷迷糊糊的想到,能遇到这么爱自己的人,真的是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啊...

—END—

【全职高手】我害怕

梗源微博最近的13号室的热搜

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

关于网戒所

我的文笔有限,写不出那种绝望的情感

我真的特别希望这些恶心的地方不会再出现

后续会有微博体

结尾是我所希望的。

人设虫爹的

ooc我的

下面正文

——————分界线——————

自从国家队在苏黎世夺冠回国之后,人们对于游戏的看法也大致分为了两类—— 一类是表示理解,但不能太沉迷游戏,而另一类则是认为游戏网瘾都是祸害,该戒掉

因此联盟开展了一个活动,将国家队众人聚集在一起谈谈他们的理解和看法

【采访现场】

国家队众人坐成一排接受着采访,大家纷纷谈论了自己的看法,可是...当记者问到喻文州的时候,他看起来表情有一些犹豫

“诶队长队长队长到你啦——”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示意他回神

“我...其实我去过网络戒断所”喻文州目光直直看向镜头

“嘶——”现场的各位介是倒吸一口凉气

“队..队长?你刚刚说什么???”黄少天一脸的震惊

其他人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毕竟那个地方...只能用一个词形容——恶心。

“我很幸运,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我当时成绩特别好,但是我提出了想当荣耀职业选手,我的父母一气之下把我送去了网戒所,去之前我们都不知道那里是个怎样的地狱......”喻文州顿了顿,良久才重新开了口“他们会让你吃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些药是治疗精神疾病的,我不清楚所谓网瘾就是精神疾病了么?啊...对,我们每天还得接受心理治疗。而且在那里必须要完全服从管理人的命令,不然就会被带去电击,那种痛到恨不得去死的滋味,我不想体验第二次。

只能说我真的特别特别幸运,我只待了两周。就因为母亲很担心我,然后我就被父母强硬的接回家了,期间我每天都在吃药,接受了两次电击,我还记得我母亲来接我的时候,那里的管理人员对她说她的孩子还没有恢复正常,不建议接回去,但是我的母亲并未听取建议,把我带了回去。她问我在那里经历了什么,说实话,我当时已经有点怕了,我不敢说,我告诉我母亲说:我很好,我在那待的很好,那里的人对我特别好,我以后不会再犯网瘾了,一定不会了,我的病已经治好了,能不能...能不能别送我去了...我央求着她,我生怕她会把我再次送进那个地狱...母亲察觉到我的异常,再然后,她注意到了我手腕上的於痕,最后在我父亲和母亲的盘问下,我说出了这两周的生活。母亲抱着我哭了好久,她说:对不起。后来父亲报了警,但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母亲把我送进了医院检查调养,然后给我找了心理医生慢慢疏导我,那段时间我一直做着同一个噩梦...

最后他们答应了我去当职业选手,只有一个前提,就是中考完之后才能去。之后我中考完毕业了,考了一个还不错的成绩,父母给我准备好行李,把我送到蓝雨训练营的门口。但是那两周,依旧是我不敢回想的记忆。父母也对我一直心怀愧疚。我现在说这件事情其实也犹豫了很久,但是前几天刚刚考进我们训练营的一个孩子,估计是自己偷偷来的,我看见他被父母带走说送他去网戒所,我看到他对着我说:救救我。但是我无能为力。我们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能做的,也只有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尽可能挽救一些即将进入那个地狱的孩子...”

喻文州说完,整个现场陷入了沉默

“这他妈还是人吗????这就是畜生!连畜生都不如!”孙翔最先沉不住气,脸色难看的骂道

“队长...”黄少天罕见的没有说很多话,只是握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侧身对他笑了笑

“没有什么想说的话,我们可能就是那些人口中所说的网瘾少年,但是就是我们这些网瘾少年,参加了世邀赛,拿到了世界冠军。可能你的孩子是真的有网瘾,但是你们可以试着沟通也可以去开导他,或者你们可以请心理医生来疏导他。但如果你们认为这就是无可救药这就是严重的精神疾病,那只能说该去那治疗的是你们。而不是你们的孩子。”叶修神色平静的说出了一大段话

“而且大多家长和孩子之前只是单纯的缺少沟通。当然也有不少家长只会认为自己的孩子冥顽不灵无可救药,如果在你们眼里,只要可以治好孩子的‘病’,用任何手段都可以的话,那么我觉得,反思的应该是家长”王杰希一脸严肃道

“对。”周泽楷难得的出声附和

“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正确的对待所谓网瘾所谓游戏。”喻文州站起身说道

语毕,国家队众人纷纷起身致谢,然后离开现场

最终采访视频流出,国家迫于群众压力和舆论压力开始整治网戒所

这个噩梦,也暂时到此为止了

—END—